1. <th id="wkolg"></th>

      <big id="wkolg"></big>

        <big id="wkolg"></big>
        <code id="wkolg"><small id="wkolg"></small></code>
      1. <center id="wkolg"><em id="wkolg"></em></center>
        <th id="wkolg"><option id="wkolg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新聞縱橫

        國慶大閱兵F系統導演馬揮:鏡頭里好東西太多了!

        來源:央視新聞客戶端 2019年10月05日 18:31

        p>  為了完美呈現10月1日國慶大閱兵的盛況,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一共在現場架設了90多個系統機位,有天上飛的、地上跑的,分成ABCDEF6個直播系統。這些系統協同作戰,通過鏡頭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的能力與成就。這些系統是如何工作的?是誰在指揮調度?直播中導演團隊遭遇了哪些驚險的情況?最開心的、最遺憾的、最暖心的又是什么?

          從今天開始,央視新聞新媒體將推出人物訪談《直播團隊導演組說》,請大閱兵直播的核心團隊成員為你講述大閱兵幕后的故事。

          《直播團隊導演組說》第一集:F系統導演馬揮

          F系統,是這次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直播團隊中的特種機位系統。天上、車上、人群中……那些你想不到的角落,都有他們機位的存在。F系統在這場直播中做了哪些工作,新媒體上發布的那些特殊視角是如何實現的,是什么讓導演淚灑導播間,又有哪些好玩的幕后,快來聽聽F系統的導演馬揮怎么說。

          F系統是什么系統?34路信號,51個機位

          大家好!我是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國慶閱兵F系統的導演馬揮。

          F系統是我們內部的一個稱號,它代表了央視去接近我們受閱的官兵和裝備,在他(它)們中間架設微型的直播設備。用他們的視角來表達“我來了,我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”這樣的一份豪情。

          F系統團隊視角可以說是最貼近我們受閱官兵的這么一支隊伍。實際上我們也完成了中國電視史上的一次第一——我們在受閱的戰斗機上面,加裝了機外的小型機位。

          每一個機位都有幾十位工程師為其努力。技術可行性報告就有幾十頁,每一個機位都要有技術鑒定,會由我們部隊的方面、飛機的設計廠商、生產廠商和受閱部隊的人員一起來協調使用。

          在9月30日的時候,我就忍不住發了一個微信朋友圈:“明天于我是34路直播信號和51個錄制機位……”

          我就為這34個直播信號和51個錄制機位而拼,我們團隊將近百人也在為這一個計劃而拼。我不想舍棄任何一個,我不想失去任何一個,因為每一個機位都是這樣一群人為之努力了兩個月,付出了工作辛苦的一個呈現。損失任何一個對我來說,損失都是百分之百——實際上最終我實現了32個,損失了兩個。

          “我的‘至暗時刻’,直接就淚奔了”

          有一個鏡頭,總攝影栗嚴覺得偏色了。坦白地講,確實偏色了。如果我編一個專題片,我肯定不用這個鏡頭。但是直播——你要知道——我們看似是一個簡單的鏡頭在花車上面,但這個鏡頭是有整整一組人,奮斗兩個多月。

          隨著花車的“生長”,他們焊架子的時候我們就進入,我們的人每天泡在車場,克服了各種阻撓,經過無數次協調,所以每一個鏡頭的損失我都知道,我不是一個人難受,我身后有一群人難受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鏡頭最終沒有用,我當時就扛不住了,就失態了,這就是我的至暗時刻呀。那是太黑暗了,崩潰了,直接就淚奔了。

          和中國最牛的裝備“舞槍弄棒”

          這個舞槍弄棒啊,永遠是男人從小男孩時候心里面就存著的一個夢想。我們F系統就特別有這個優勢,我們去和中國最牛的裝備“舞槍弄棒”。最牛的裝備——包括我們最好的坦克、最先進的導彈、戰機。我們殲-20戰機的涂層什么樣,它的噴尾口什么樣……都是我們能夠近距離接觸的。這個確實是獨有的一份幸運。

          比如,你看我們坦克的畫面,炮筒上面拍攝到我們的駕駛員丁輝班長。這樣一個畫面,就是我們“舞槍弄棒”的第一個。
        再比如說,像這樣的一個鏡頭,你看這是沒有裝上我們機位的畫面;而這就是我們的機位裝好的樣子。我們就把一個直播的攝像頭藏在了炮管靠近天安門廣場的這一側。這樣的話也不影響閱兵的完整性。

          最牛的“行車記錄儀”

          那么是不是除了“舞槍弄棒”,我們就不會干別的了?不是,我們今年還做的一個最牛的“行車記錄儀”,就裝在了地空導彈這個方隊。

          因為只有地空導彈的方隊里,有兩排導彈彈筒尾口的涂裝是紅色的,一個車上有四個,一排四個車就有16個紅色的圓點。我想在十一這一天,那樣的氣氛,在莊重中也帶有一種活潑、鮮艷的色彩。

          機位這樣上天,只為這份用心的禮物

          熬夜多了去了!好東西太多了!你看看啊,這個是什么鏡頭:

          這是給新媒體特供的鏡頭,是十一當天,我們的運-20飛機飛過廣場上空的時候,你看我們的鏡頭放在哪兒,放在它的垂尾上面來拍攝大大的翅膀飛過去。像這樣的鏡頭好多。

          這個是空警-2000。我們在它的上面頂著“大蘑菇”附近裝的鏡頭,透過垂尾來拍攝它路過的主城區、天安門廣場和后面的八一飛行表演隊。

          這個鏡頭就是在空警-2000飛機的尾巴外邊來加裝。我真的覺得有無數人的熱忱,來造就了一個機位的實現,我們為它自豪!

          (記者:這鏡頭用出去了嗎?)沒有……新媒體用啊!不管怎么樣,我覺著我們何總導說的一句話,我還是記在心里了:“我們是為記錄歷史而工作。”

          雖然很遺憾有些鏡頭無法進入直播系統,但是我覺著我想借此機會表達,這仍然是我們整個直播團隊,為我們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做出的一份用心的禮物,我希望這樣的畫面能夠留在大家的記憶中。

          ——好多人要這個照片啊?!

          導演/ 浦軒

          攝影/ 栗嚴浦軒

          剪輯/ 鄭世成

          包裝/ 浦軒

        (責編:馬騰飛)
        老鸭窝的最新网站